晨报介绍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青丘界之十二金人第二回百年阵图晓梦轻2 [复制链接]

1#
菜园寻书

两人又说又吃喝,兴致颇高,足足喝到四更,才伏在桌子上鼾声如雷。第二天过了午时,赵燕南唤火工道人烧水,叫醒徐庶一起沐浴更衣后,登门拜访崔节。

四方乡邻听说定阳道人和昨晚赶走怪兽的高人来了,将崔家大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。人群中只听见孙二姑尖锐的嗓音大喊:“乡亲们,听说我。我早就说崔老爷家有贵子,小小年纪就英雄了得,帮助村民赶走怪兽,是我们大家的福气!”

小翠的奶奶也帮腔道:“就是,就是。崔家少爷不但武功高强,为人更是厚道,不瞒大家伙,他和我们家小翠那是青梅竹马,好般配的一对。前些日子,还采花送给我们家小翠呢。”

旁边站着的乡亲不服气道:“小翠奶奶,我可听说前一段你打上门去,要治崔老爷个教子无方的罪名,怎么今天话反过来说也行啊?”

小翠奶奶气得一拐杖打过去:“烂舌头根的,你哪个疤拉眼看见我到崔家是做这种无理取闹的事情?告诉你,那是我去和崔老爷商量孩子们以后的婚事,要你多管闲事!再胡说八道,看我不撕了你的嘴!”

……

赵燕南听得眉头皱起,徐庶倒是兴高采烈,还不时在一旁添油加醋。这时崔节带着崔绍急匆匆地从房中迎接出来,崔绍一见二位师父,跪在当街便行叩拜大礼。赵燕南和徐庶将崔绍扶起,与崔节还礼后,随崔节入堂叙话。

崔节是文弱之人,昨天被雷兕吓得差点昏过去。后来听说怪兽被制服、驱逐,儿子也安然无恙,高兴得半宿没睡着。今天见到赵燕南和徐庶,叙谈之下,对徐庶的学识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徐庶本是饱学之士,精通诸子百家的学问,远非赵燕南可比。此时稍微透露出肯收崔绍为徒的意思,崔节立刻忙不迭地应承下来。徐庶摸着崔绍的头,指了指门口围观的乡邻,低声对崔节道:“老夫子,收崔绍为徒不难,但我闲云野鹤惯了,受不了这周围的灶火气。所以嘛,我要到定阳观和道长挤在一起。定阳道兄,你同不同意?”

赵燕南哈哈大笑:“先生肯折节屈就,小观那是蓬荜生辉。”

徐庶点头道:“那就好。崔老夫子,我住在定阳观,逢单来你府上为令郎授课。逢双请令郎来定阳观回访,我和定阳道长要经常考校。我所学很杂,所以授徒自有一套章程,你不能干涉。我不用什么束修,日常如有供养,请你送到定阳观即可。如果信得过今天就开始教授,如果信不过,在下立刻拍屁股走人。”

崔节对两位师长深信不疑,满口答应,立刻名人准备吃食用度,装车送往定阳观。崔绍更是乐不可支,请父亲在前厅备饭,陪着定阳道人闲谈。自己拉着徐庶的手来到自后院书房,先请徐庶上座恭敬地跪倒磕了三个头,然后见四下无人,小心地从怀中取出武侯天书,放在徐庶手中,悄声说:“师父,现在没有旁人了,你把雷兕再放出来吧,我挺喜欢它的。”

徐庶又好气又好笑,作势要打:“你这个家伙,满脑子都是玩。哦,我明白了,你拜我为师,原来不是为了学本领,是让我陪着你玩是吧。”

崔绍嬉皮笑脸道:“师父你想到那儿去啦。当然是要学本领,我就想学你呼风唤雨、召唤怪兽的本领,你就教我嘛。”

徐庶语重心长道:“你说的这些本领,师父都会。那我问你,学会这些本领,你准备做什么?要知道,掌握高深的法术,就能掌握生杀大权。如果有朝一日,你习练的法术会伤害天下人,还肯放弃自己费尽心血的所学吗?”

崔绍愣了一下,低头若有所思。徐庶继续道:“每个人都想学本领出人头地,但是很少有人会想,学到了本领、掌握了权势,还要主动放弃。五色令人目盲,五音令人耳聋,五味令人口爽,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。这些人间的诱惑,已经让人欲罢不能,须知宇宙之间万事万物,皆有关联,你取一毫厘之时,就是其他物种失去一毫厘之际。若你学得仙家法术,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,则得之愈多、陷溺愈深,那么师父教你的本事,就大大有害。”

说到这里,徐庶故意刹住话头,意味深长地看着崔绍。崔绍心有灵犀,接道:“师父,那么徒弟就用学来的本领造福苍生百姓,只取天地有余的福报,遗泽那些需要帮助的灵长。用山河凝聚的正气,扫平奸邪、匡扶正义!如果修行途中不幸入魔,弟子就挥慧剑、斩心魔,拼去一身修为,坠入万劫之地,即便是牺牲性命,也在所不惜。”

徐庶闻言大喜过望,拉着崔绍的手道:“好孩子,你有这般的志向,师父就知道没看走眼。坐下来,我给你说说武侯天书和昨晚怪兽之事。”

崔绍拉了个蒲团,坐在徐庶身边,徐庶翻开武侯天书,道:“写这本书的前辈高人诸葛武侯,和你颇有缘分。为了匡扶汉室天下,他舍弃了半生的精力去拼争,虽然最后壮志未酬终于失败了,但他为了让后人继承他的事业,传下了这部奇书。他在这部书中设置了结界,与一个奇异的世界相联结,如果有人能够掌握打开结界的方法,就能获得惊人的力量和法术,得到他留下的所有遗产。这位高人和你的曾祖父是好朋友,把这部书留给你们崔家,也是希望博陵崔氏的后人中能出现继承他事业的英雄豪杰。”

“你昨晚从天书中放出来的怪兽雷兕,就是来自那个名叫青丘的奇异世界。雷兕看似凶猛,在青丘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灵兽,只是因为它好奇心重,最喜欢四处闲逛,看到有灵门开启就会去探奇,这才落入了人间。”

崔绍疑惑问道:“那它本事也不小,能够打开天书自己跑出来。”

徐庶摇头道:“不是它打开的天书,是你打开的。”说着他从崔绍脖子上取下黑曜石,放在桌子上接着说:“这块黑曜石,大有来历。天上有九曜之星,除了北斗七曜之外,还有左辅右弼二曜。”

崔绍插言道:“对对对,我知道。上次印空对我说,按照佛家典籍的说法,叫罗睺和计都,也叫九执。”

徐庶好奇道:“印空是谁?”崔绍道:“印空是我的好友,洛阳白马寺一苇大师的关门小徒弟。”徐庶赞许道:“一苇大师我闻名已久,果然名师出高徒,这位印空小师父确实非同凡响。罗睺和计都二曜,辅弼北斗七星,灵验非凡。你这块黑曜石,很可能就是其中一个曜星上脱落的星石,偶然落入神州,被草原部落的先民捡到打磨而成,因此有吸收宇宙灵力的奇特力量。你昨晚读书的时候,拿出曜石把玩,曜石吸收了月华,释放出破解结界的力量,造成武侯天书灵力外泄,形成了小灵门通道,可能雷兕正好在小灵门附近游荡,就顺着灵门跑了出来。”

崔绍拍手道:“这就容易了,那我今天晚上把曜石和天书放在一起,再造个小灵门,就能把雷兕再请出来玩了。”

徐庶正色道:“不许胡闹!你昨天是运气好,只放出一只雷兕,雷兕性格不喜伤人,能力也较弱,我能够轻松制服,万一你放出一只灵力高强的凶兽,我也降服不住,你该如何收场?”

崔绍吓了一跳,赶紧把黑曜石收进怀里:“师父,那可就大大的糟糕了。”

徐庶笑了笑:“徒儿不必慌张,我昨天拿到黑曜石的时候,已经施过法术了。让黑曜石暂时进入休眠,没有巨大外力的唤醒,它不会再吸收来自外界的灵力了。只是你不要随便用它胡闹,我看这块黑曜石很在意你,似乎你的义兄把它送给你的时候,它就把你当成主人了,一旦你遇到危险,它就会苏醒过来,运用灵力保护你。”

崔绍略带遗憾道:“我本来以为,黑曜石能够帮我打开武侯天书。雷兕能顺着小灵门跑出来,那么我也学它,从小灵门跑进天书里去。”

徐庶摇头道:“徒儿,你太异想天开了。为师得到狐尊传授法术多年,尚不能通过灵门穿行两界,何况是你。当初,正道祖师黄帝将神州天书分为一阴一阳,为了防止人族和灵族越界产生交集,曾经在两界之间设置了一条忘川,凡人的肉身就是穿过忘川最大的障碍。灵兽虽然能通过灵门来到凡间,但是在放大自身能力的同时,也会大大消耗在青丘界的寿数。就说这只雷兕吧,它昨天大闹洛东村,其实已经将自己体内的雷神之力消耗殆尽。估计此时,它在青丘界已经变成了灵石,没有五百年不可能再修炼出灵身。所以,青丘界的高等灵族,是绝不会冒着变成石头的风险,跑到人界来的。同样,你要是通过灵门前往青丘界,也就等于失去魂魄,你的肉身在人界就变成了行尸走肉。绍儿,如果没有学好本领,一定不能有擅闯青丘界的念头。”

崔绍不服气道:“师父,你说过写这本书的前辈高人诸葛武侯,他能用奇书联结两界,足见只要付出努力,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。他是人,我也是人。我一定好好跟着你和定阳师父好好学本领,将来也干成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!”

徐庶喜道:“好孩子,你有这样的志向,比师父可强多了。诸葛孔明当年曾到过青丘,为此吃了很多苦。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他因为钻研学问,变得人不像人、鬼不像鬼。但是他始终没有放弃,最终还是成功了。绍儿,你一定要和他一样,做事有始有终,持之以恒,终能成功。”

师徒俩正说得兴高采烈,丫鬟云缃来请二人前厅用餐,两个人这才收住话头,来与崔节和赵燕南相会。从这天起,徐庶和赵燕南一文一武,开始细心教导崔绍。为了更好的保护崔绍,徐庶和赵燕南没有向崔绍吐露白羽卫的秘密,崔绍依旧被蒙在鼓中。

八年光阴转瞬即逝,崔绍已经变成一个长身玉立的英武青年。几年中,赵燕南传授给崔绍“天龙剑法”和诸般内功要诀,也教授给他拳脚功夫和大将上阵的各项弓马本领。徐庶则系统地为崔绍讲解了《大学》、《尚书》等经典以及《道德经》、《孙子兵法》等诸子百家的著作,待崔绍小有所成后,再将《素书集注武侯篇》细细讲来,同时辅以奇门遁甲、五行八卦的基本原理和青丘秘术中的若干入门法诀。崔绍本领大进,虽然还不能御剑飞仙、降妖除怪,但是凭着武功和法术,对付江湖上的寻常角色,已经是游刃有余。徐庶本来是个逍遥自在的散人,为了向崔绍教授本领,在洛东村盘桓了五年,终于耐不住性子,在一天晚上留下书信后溜之大吉。他在信中叮嘱崔绍要坚持按照自己教授的法门练功,自己会随时回来考校之类的云云。崔绍十分想念这位师父,然而等待多时,徐庶再也没有回来。

学艺期间,崔绍得空就会去白马寺与印空相聚。有几次,正巧赶上石勒随着商贩来洛阳行商,兄弟俩就会借白马寺盘桓。后来石勒所在的部落被其他部族吞并,他随着父亲和族人为生存四处拼杀,慢慢失去了音信。崔绍得不到义兄的消息,好不惆怅,好在还有印空陪伴,解了他不少思念之情。

印空数年间也是勤加修炼,得到了师父一苇大师的真传,尤其是对白马寺本门的佛门内功心法,掌握的犹为扎实。白马寺是西来龙象的神州祖庭,所藏的佛门经卷浩如烟海。一苇大师因材施教,见印空慧根福报足具,便将白马寺的镇寺之宝大悲心咒传与了他。印空性格与崔绍大不相同,对学习极为专注。一开始,崔绍来到白马寺,印空还能抽出空来陪他玩耍,后来随着年龄增长,学业繁重,崔绍再来白马寺,印空就不能由着性子陪他四处游玩了。

一日上,印空随一苇大师去洛东村造访,一苇大师和崔节等人谈经论道,崔绍终于得空与印空叙谈、玩闹。此时两人早已不干小时候上树掏鸟窝、下河摸乌龟的把戏了,切磋武艺却是多年不变的老规矩。上两次的比试都是印空获胜,这一次崔绍占了地主之利,自然是全力以赴的求胜。印空为人深沉,极识大体,战至酣处,卖个破绽败下阵来。见崔绍兴奋地满脸通红,印空笑道:“你功夫长进不小,看来下次我要努力了。”

崔绍捣了印空一拳,道:“你没尽全力,我看出来了。让我是不是?不够朋友。”

印空摇头道:“武学之道,就是佛学。交手若存了争输赢之心,则着了相。金刚经有云:须菩提,如来所得法,此法无实无虚。须菩提,若菩萨心,住于法而行布施,如人入暗,即无所见。若菩萨心,不住法而行布施,如人有目,日光明照,见种种色。就是说:如果菩萨的心里不住无上正等正觉法而行布施,就好比人有眼睛,日光明照,可以看到种种的色相。我们今日切磋技艺,心中如果不存执念,则举手投足,可以看见彼此的真诚,如果坚持要分胜负,那么就会……”崔绍捂住耳朵道:“好了好了,你这金刚经一路解下去,我的头就要被你的金刚钻给钻穿啦!放过我好不好啊,我的印空大师!”

印空含笑停口不言,从地上捡起一朵落花,送到崔绍面前。崔绍童心突起,拿着落花戴在印空耳朵上,看着印空英俊清癯的面容,笑道:“你要是留起长头发,我看比小翠标致多了。”印空也不着恼,耳朵上缀着落花,仍然是双手合十,双目半阖,微笑对着崔绍。

崔绍叹了口气,道:“印空,你总是这样的好脾气,怎么作弄你你也不恼。说说看,从小到大,有没有被我惹急过?”

印空侧过头来想了想,微笑道:“有啊,我记得七岁那年,也是在这洛东村,你要玩‘埋金子’的游戏。骗我从师父那里偷来了一部《浴佛功德经》,你从你爹那里偷来了一堆家存的书信,然后装入一个樟木书箱埋在你家后院的菜地里。后来师父追问起来,我慌得不得了,要你把经书还来,你却谎称记不起埋经的地方了,急得我大哭了一场,你才把经书挖出来还给我,那次我可是真被你惹急了。”

崔绍一拍脑袋道:“没错,我也想起来了。你这人就是不爽气,明明说好让两个老人家着急一次的,到头来你打了退堂鼓,缴还了经书当了小叛徒。我坚持咬死没拿过书信,反被我那父亲大人揍了二十板子,屁股肿了十多天。不瞒你说,直到今天我也没认账,父亲还不是拿我没办法。”

印空摇头苦笑道:“你真是个没心没肺的魔星,你父亲丢失了信件,如果其中有重要的物件,还不要急死?”

崔绍哈哈大笑:“那我就管不着了,谁让他经常折断我做好的木刀和弓箭?还让我罚抄论语!那些八辈子都不会拿出来看的信件,我没扔掉已经算是客气的了。告诉你,后来没多久,我父亲的书房就走水了,他为了抢救那些宝贝书,差点被烧死在书房里,还是我冲进去把他背出来的。所以说,我埋了那些书信,变成了他的大管家,使这些宝贝免遭了这场火劫哩。”

印空合十行礼道: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上天有德,准你歪打正着,你结此善缘,以后必有福报。”崔绍搂着印空肩膀,笑道:“借你吉言,赶明我就把那些书信都挖出来,作个高价再卖给我父亲,得了银钱请你喝酒,这才显得出我当年‘埋金子’的高明之处。”

印空闭目喃喃道:“罪过罪过,佛陀啊,弟子交了崔绍这样的损友,估计这一世是成不了佛了。”

崔绍捅了他一下腋窝,骂道:“你这个花和尚,平日里我酒也请你喝过,什么游乐的场面少过你?这时候倒装得像个有道高僧的模样了。”

印空四下看看无人,窃窃笑道:“酒肉穿肠过,佛祖在心中就好。你这人说话可不要大嘴巴,当心破了我们当年的誓言,以后要进拔舌地狱的。”

崔绍揽着印空的肩膀,边走边说:“什么拔舌地狱,谁敢拔我舌头,我先打他个满脸开花!放心吧,跟着我,好吃的,好玩的,一样少不了你的,到时候你把你的光头藏好就行了。”两个人说说笑笑,一路向村头溜达而去。

天下之事,就是如此奇妙。本来在后院埋金子这件事,崔绍已经忘记好久了。无意间和印空说起,倒埋下了一件心事。自一苇大师带着印空回转洛阳后,就是白天练功、读书时,也会走神,细细回忆自己当年埋金子的具体地点。

这一天,睡过午觉后百无聊赖,崔绍终于按捺不住性子,拿了一根小竹棍,到后院的菜地里戳戳探探。距离当年游戏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,后院的菜地也早已荒废,长出一人高的蒿草,崔绍仔细回忆,只能隐约想起,当时自己埋箱子的地方,曾经是一个瓜架,瓜架之下,有一个数百斤重的磨盘石。崔绍在园中翻腾了良久,终于找到了磨盘石,只是瓜架早已倒塌多年,方位已经无从参考。崔绍从库房找来锹、镐,顺着磨盘石四周一通乱刨,累到汗流浃背,终于在磨盘石的西侧挖到了木箱。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